隋书

《隋书》共八十五卷,其中帝纪五卷,列传五十卷,志三十卷。本书由多人共同编撰,分为两阶段成书,从草创到全部修完共历时三十五年。

夜航船

《夜航船》是明末清初文学家、史学家张岱所著的百科类图书。该书讲述了从三教九流到神仙鬼怪,从政治人事到典章沿革等二十大类125个小类的学科知识。

旧五代史

《旧五代史》,原名《五代史》,也称《梁唐晋汉周书》,是由宋太祖诏令编纂的官修史书。薛居正监修,卢多逊、扈蒙、张澹、刘兼、李穆、李九龄等同修。从公元907年朱温代唐称帝到公元960年北宋王朝建立,中原地区相继出现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后周等五代王朝,中原以外存在过吴、南唐、吴越、楚、闽、南汉、前蜀、后蜀、南平、北汉等十个小国,周边地区还有契丹、吐蕃、渤海、党项、南诏、于阗、东丹等少数民族建立的政权,习惯上称之为“五代十国”。《旧五代史》记载的就是这段历史。

次杨监簿上陈守赈灾韵

稻田碁局分郊区,人烟尽障联城隅。
新秧入夏种俱了,一色秀绿连天铺。
年丰正为忧国愿,雨霪忽动民愁吁。
浪浪竹瓦日鸣瀑,烂烂苔砌长跳珠。
江流入市舞稿楫,野潦断路迷樵苏。
孤树空留白屋少,平地欲缩青天舒。
犬鸡登桅叫云雾,蛟鼍上岸疑江湖。
使君视民容有蹙,忧且萧墙非颛臾。
家没半扉{上圭下黾}上灶,食不一粟糟为餔。
鹑衣鹄形避沦没,槁项髫额相携扶。
下车以来宣德意,但有宽政无急符。
溺饥沓至盖由己,食必稷奏土禹敷。
故侯遗我四百万,指此亟作民良图。
馈无所处不受是,君子货取安可乎。
分甘固欲买不语,沟清那肯同渠污。
一朝尽散色不靳,可使被泽遗匹夫。
钱从民来复还民,涂血不用子母蚨。
坐令雁泽得复集,岂但鱼沫聊相濡。
四旬奚堪水五至,十室不忍烟九无。
只求编氓易菜色,宁计私橐如匏虚。
方今污使争侵渔,溪壑不厌求赢余。
官钱花破入私帑,期限火急催民输。
贪者尽笑公迂儒,安得天下皆公迂。

访陈完轩不遇

春晴北郭访元龙,槐市依依柳径东。五夜书灯分太乙,十年诗案谢雕虫。

池塘倒影含云气,睥睨当轩送晚风。谷口未缘寻旧侣,孤尊湖海鬓双蓬。

宴玉津园江楼七首 其二

风光连北阙,景物傍西湖。禁籞涛江上,兹楼天下无。

水调歌头(九日)

云巘在空碧,天宇共高明。重阳易得风雨,今日不胜晴。天为两朝元老,付与四时佳节,不动一丝尘。香霭洗金戟,飞雾洒霓旌。
山鸣叶,江动石,总欢声。剑关玉垒千载,谁见此升平。细看尊前万蕊,相映眉间一点,黄气郁骎骎。江汉下淮海,都赖一长城。

悼离赠妹诗二首 其一

郁郁岱青,海渎所经。阴精神灵,为祥为祯。峨峨令妹,应期挺生。

如兰之秀,如芝之荣。总角岐嶷,龆龀夙成。比德古烈,异世同声。

厥德伊何,塞渊其虑。厥声伊何,日新其誉。幽思泉涌,乃诗乃赋。

飞翰云浮,摛藻星布。光曜邦族,名驰时路。翼翼群媛,是瞻是慕。

匪惟见慕,善诱善导。斟酌诸姬,言成典诰。匪唯辞章,多才多巧。

黼黻文绣,几微要妙。积德弥高,用心弥奥。伊我之闇,晞妹之曜。

惟我惟妹,寔惟同生。早丧先妣,恩百常情。女子有行,实远父兄。

骨肉之思,固有归宁。何悟离拆,隔以天庭。自我不见,于今二龄。

岂唯二龄,相见未克。虽同京宇,殊邈异国。越鸟巢南,胡马仰北。

自然之恋,禽兽罔革。仰瞻参商,沈忧内塞。何以抒怀,告情翰墨。

和柳子厚诗十七首 其五 示从父弟伟

汝年近知非,我老过艾服。向来万金书,一纸百过读。

安知复一处,林壑时追逐。茅茨稍经营,粳稌今已熟。

壶觞悦情语,步屧三径竹。安能舍冰墟,虮虱吊汤沐。

相期戢良规,不辱在知足。

恽道生画山水歌

毗陵恽氏工作画,正叔本在道生后。正叔写生妙入神,何似道生挥毫如运帚。

胸中邱壑蟠几许,落手寻丈等粒黍。笔底已无高房山,眼边不数米家虎。

由来大巧无纤辞,讵有大力肯事轻描淡写为。窠臼尽脱笔墨外,不施皴染艺更奇。

多君论画兼论文,读书读画同所云。愚意读画仍自读书始,俗工院体徒纷纷。

世人但爱南田子,花叶工为没骨体。边徐而后叹独绝,寸缣尺素珍莫比。

我获此幅赏其大落墨,是用作歌表奇伟。噫嚱吁,读画录中传久矣。

忧旱

农人幸麦秋,刈穫及未雨。既刈天转晴,暂饱终恐馁。

盻盻五月来,赤地极千里。哀哉无辜民,为此旱魃苦。

露祷良辛勤,讵睹南羊舞。作朝风雷发,淋漓夕方止。

蹄涔乍渺漫,龟坼渐泥滓。麻菽仅可播,分秧尚无水。

三日雨不继,粳稻知已矣。丰山灵滁阳,兴云恒自此。

下有柏潭龙,变化莫可拟。冥冥果何意,为惠不终始。

岂无沟洫利,世远孰经理。亦有桔槔功,惰农弃不举。

人谋或未臧,天乎吾何吁。素食愧官守,对之空汗泚。

残春三绝

强寻春物散无聊,直使楼高恨未消。
鳞碧万家看不尽,杏花时见隔墙梢。

鍊丹井

葛公高隐处,凿井碧山前。鍊就长生药,空馀白乳泉。

鼎藏今去水,气吐旧成烟。午夜风雷作,人疑羽佩还。